嫌疑人正在接受警方審訊/晨報記者 肖允
  前天上午,因為一瓶雪花膏價格談不攏,程奇(化名)一怒之下在上海最繁華的馬路之一——南京東路上用水果刀刺傷了兩名店員。兩分鐘後,民警抵達現場,將其中一名大出血的傷員送往醫院搶救,所幸最終輓回了生命(晨報4月11日A13版曾作報道)。
  與此同時,一張抓捕的大網也已拉開。 10個小時後,程奇在上海開往哈爾濱的列車上被抓獲,據其交代,他和父母、阿姨來上海旅游,按原計劃應在事發當天下午坐火車返回老家。
  摺疊小刀平時用來削水果
  昨天中午11點30分,一輛警車緩緩駛入黃浦公安分局,戴著手銬的程奇從沒想過,自己會以這樣的方式再次來到上海。就在4月10日上午,他在南京東路上持刀刺傷兩人後,匆匆逃離上海。
  今年32歲的犯罪嫌疑人程奇交代,自己只是一時意氣,沒想到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本來是一家人出來旅游的,沒想到……”。他說,事發後自己很慌亂,覺得事情“搞大了”,對上海道路也不熟悉,“就沒方向地亂跑,和家人也跑散了。”當時,程奇父母、阿姨步行到外灘,乘出租車離開。
  不過,程奇記得自己購買的是10日下午1點52分從上海火車站開往哈爾濱的火車票,“父母他們也知道,應該會過去的。”於是,身無分文、穿著拖鞋的程奇一路步行到上海火車站,併在站內和親屬會合。
  為何會隨身攜帶刀具?程奇解釋,“只是一把摺疊小刀,帶開瓶器的那種,平時削水果用的。”
  程奇說,也知道早晚要被警察抓到的,就是想先把行動不便的老母親送回老家,走一步看一步。沒想到,人還沒到家就先見到了警察。
  列車托熘菡臼北磺�
  4月10日10點18分,黃浦警方110接報後,迅速組織警力前往現場。黃浦公安分局指揮中心立即啟動應急預案,根據警力GPS實時軌跡,指令正在周邊巡邏的屬地派出所治安巡邏民警趕赴案發現場先期處置。與此同時,調集機動隊立即趕赴增援。在接警後兩分鐘,民警就抵達現場,為搶救傷員爭取了時間。
  刑警立刻投入偵查,詳細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體貌特征——黑色運動外套、牛仔褲、拖鞋,身材精瘦。在調閱了海量監控錄像後,民警追蹤到了程奇父母搭乘的出租車,並從出租車司機處確認三人來到了上海南站,但始終未發現三人的進一步行蹤,程奇也沒有露面。
  通過上海鐵路警方,當晚7時許,黃浦警方確認程奇一行4人早已實名購買了當天從上海火車站開往哈爾濱的T72次列車車票。事後才知道,原來程奇父母誤將上海南站當成了上海火車站,後來又叫了一輛出租車趕往上海火車站和兒子會合。但這時,列車已經開出了嘉定區,通過列車乘警,黃浦警方確認程奇一家都在該列車某車廂內。晚上8點40分許,當列車馱諦熘菡臼保繳銑到唐孀セ瘢聳保嗬氚阜⒔黿齬�10個小時。
  程奇被上海黃浦警方連夜押解回滬。目前,犯罪嫌疑人程奇已因涉嫌故意傷害被依法刑事拘留。
  [案件回放]
  原計劃當天結束游程回老家
  4月2日,程奇和父母、阿姨一行4人從黑龍江來上海旅游,一家人入住在上海火車站附近的某連鎖酒店內。此後數日,他們在上海、江西兩地游玩。4月6日,程奇一行購買了4張10日下午從上海開往哈爾濱的火車票,打算結束游程返回老家。
  帶著對上海的些許不舍,10日上午一早,程奇一家拖著行李從酒店出發,來到人民廣場,打算最後再看一次外灘。工作日的步行街不算擁擠,一家人在南京東路上一路閑逛,有著老上海風情的永安百貨、現代摩登的宏伊廣場前都留下他們的身影。
  他們原計劃在游覽外灘後前往火車站,沒想到卻“闖禍”了。 10點15分,程奇途經南京東路61號時,被店鋪門口包裝精美的雪花膏吸引了,“上海的雪花膏全國有名,我就想買一些當作特產帶回去。 ”
  程奇上前問價,被店員告知20元一個,他嫌貴與對方討價還價,“城隍廟便宜多了,你們太貴了。 ”“那你就去城隍廟買吧。 ”你一言我一語,雙方互不相讓,火氣都大了起來。監控錄像顯示,當時一旁的幾名男店員也來幫忙。 10點18分,雙方從口角爭執上升到了肢体衝突。程奇的父親試圖勸阻未果,感覺自己勢單力薄的程奇從口袋掏出一把摺疊水果刀,對著其中穿黑色背心、與自己扭打在一起的店員腿部就是一刀,被戳的店員當場血流不止,另一名店員也在爭執中受傷。
  此時,已經慌亂不堪的程奇毫無目的地對著四周揮舞著水果刀,迅速逃離現場。
  (原標題:穿拖鞋從南京路奔逃到火車站)
創作者介紹

boat

op56opviv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